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姜東平 宮繼輝 姜麗玲

      據日偽官方統計的數字,從九一八事變到1933年2月義勇軍各部相繼失敗時,日偽軍“戰亡人數為6541名”,而實際情況大大高于這個被“壓縮”了的數字。
      九一八事變后,東三省不愿做亡國奴的抗日軍民與日本侵略者開展了艱苦卓絕的戰斗。
      本文說的是其中幾個故事……
馬占山與江橋抗戰
      在中國抗日斗爭史上,馬占山是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人物,他的名字和中國的最初抗戰聯系在一起,和一座普通的江橋聯系在一起。
      江橋是黑龍江境內御敵北侵的屏障,大江襟帶,巨野拱衛,長橋鎖關,馬占山將軍就是在這里率部浴血奮戰,頑強抵抗日軍16晝夜,殲敵數千余人。
      1931年10月16日,漢奸張海鵬率三個團向黑龍江省進犯,剛與馬占山的守橋部隊交火,就遭到謝珂參謀長所部的炮火壓制,守橋部隊乘勢出擊,偽軍狼狽逃竄。守軍拆毀了江橋三孔,以阻止張海鵬的再次進攻。就在這時,張海鵬的兩個團反正,宣布舉旗抗日。張海鵬沒有搶到頭功,反而眾叛親離,被守橋部隊打得丟盔卸甲,三天后狼狽逃回洮南城。
      江橋被毀,日軍乘機大做文章,一面通過滿鐵及各地領事館提出所謂抗議,一面制造輿論,稱洮昂鐵路是“滿鐵投資項目”,包括嫩江鐵路橋在內,均屬“日本權利范圍”。并且揚言關東軍要“掩護滿鐵修復江橋”。延至月底,日軍第二十九聯隊已經進占了四洮路全線,日本多門師團及滿鐵守備隊的1000多人開抵洮南。11月2日,日本駐哈爾濱特務機關長林義秀向馬占山下了最后通牒:倘若妨礙修理江橋,日本方面則要訴諸武力。
      11月3日,日軍派出100余名滿鐵工人,在兩列鐵甲列車和日軍掩護下開始強行修橋。日軍飛機也開始出動,并開始向南岸增兵,炮擊我軍陣地。
      馬占山下達了“只準防御,不得攻擊”的命令,這是中國軍人自九一八事變以來所接到的第一道可以抵抗的命令,江橋抗戰從此爆發。
      進入11月,嫩江流域氣溫驟降到零下30℃左右,江面及兩岸泥淖結了厚厚的冰層。4日拂曉,我軍守橋部隊哨兵發現對岸哈拉爾有日軍向江橋偷襲而來,立即開槍狙擊,雙方隔岸交火。日軍憑借飛機轟炸,炮火轟擊,向我方左翼陣地頻頻進攻。雙方短兵相接,陣前呈現膠著狀態,馬占山親臨前線指揮,我軍斗志異常旺盛。
      日軍完全沒有估計到會遭到我軍的頑強抵抗,近戰中,飛機大炮又派不上用場,預先埋伏在江岸蘆葦中的我軍士兵也突然向日軍發起沖鋒,造成前后夾擊之勢,日軍血肉橫飛,遺尸遍野。戰斗持續到5日上午,我軍一度突破日軍右翼,敵人落荒而逃。10時許,日軍第二師團第四聯隊、野炮兵第二聯隊、工兵第二中隊一個小隊,以及步兵三十九旅團、野炮兵第二十六聯隊第三大隊火速趕到大興車站附近增援。
      6日拂曉,日軍傾巢出動,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向我軍全線猛攻。黑龍江守軍苦于裝備低劣,又是連日的激戰,主動退守三間房車站,作短暫的休整。
      江橋之戰,長了國人的志氣,也滅了侵略者的囂張氣焰,抗日熱情高漲,舉國上下、海外僑胞,紛紛捐款贈物,寄送前線。關內各種報刊對江橋抗戰做了詳盡的報道。馬占山的形象上了各種廣告、招貼,成為令人敬佩的民族英雄。一大批熱血青年,抱定了為國捐軀的決心,奔赴東北抗日前線。
      12日,日軍機械化部隊越過嫩江,向三間房我軍發起猛烈進攻,雙方再次展開激烈戰斗。炮火連天,大地抖顫,日軍駐朝鮮弘前第八混成旅團,以及東京廣崎混成旅團也趕到增援,馬占山軍“以一隅之兵力,抵日人一國之大敵”,戰略態勢急轉直下。
      17日拂曉,日軍分三路撲向我軍三間房主陣地。戰斗持續到深夜,陣地幾次易手,失而復得,我軍沒有得到片刻休息。面對數倍于我的強敵,我軍只有綏化李云吉所部千余人前來增援,糧食儲備倉庫也被敵機炸毀。到了19日凌晨,被迫退守距省城10余里的蘑菇溪陣地。
      齊齊哈爾陷落,震驚中外的江橋抗戰失敗了,但是,它對東北人民的抗日斗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兩次哈爾濱保衛戰
      1962年,擔任吉林省體委主任的馮占?;劑稅┲?,他瞞著家人為自己買了一個骨灰盒,并留下遺囑:將我的骨灰埋在北大山(吉林)我的抗日發起地。1963年9月14日,一代抗日將領、忠誠的愛國者馮占海將軍溘然長逝,終年64歲。
      他從北山走來,又回到北山的懷抱。
      1932年1月,各路義勇軍齊聚哈爾濱,打響了著名的哈爾濱保衛戰。
      1月27日天剛放亮,偽軍就在日軍重炮的掩護下向市郊的前沿陣地發起攻擊。宮長海率部憑借壕溝、墳地的有利地勢進行猛烈還擊。戰地硝煙彌漫,原本軍心渙散的偽軍堅持沒有多久,就被義勇軍士兵打得丟盔卸甲,落荒而逃。幾次進攻下來,偽軍只丟下越來越多的尸體,卻沒有前進一步,惹得督戰的日軍痛罵不止。
      戰斗持續到下午,日軍的四架“零式”戰斗機前來助戰,它們像蒼蠅一樣死叮在我軍陣地狂轟濫炸,義勇軍士兵們用步槍擊傷一架敵機,日軍乘員清水清大尉被擊斃。日機吃了苦頭,再不敢俯沖,只在高空中胡亂地投下炸彈,然后逃之夭夭。
      與此同時,李杜率部在上號、南崗一帶與偽軍交戰,馮李二部協同作戰,敵人尸橫遍野,80多人成了俘虜,一個團的偽軍在戰場倒戈。到了28日,敵人再也組織不起來有效的進攻,全線向南潰退,第一次哈爾濱保衛戰取得了勝利。
      1月30日,吉林軍第二十二旅旅長趙毅在雙城設伏,大敗日軍長谷旅團,后在數倍于己的日軍不斷進攻之下,放棄雙城。哈爾濱門戶洞開,形勢十分危急。
      1月31日,“吉林自衛軍”在哈埠成立。推舉李杜為總司令,丁超為中東路護路軍總司令,馮占海為吉林自衛軍副總司令兼右路總指揮,邢占清為中路總指揮,趙毅為左路總指揮,王之佑為前敵總司令?;嶸戲⒈砹絲谷脹ǖ?,號召各方武裝力量一致團結,共赴國難。從2月3日起,日軍主力部隊抵達哈郊,日軍集中火力,以坦克和裝甲車開路,兵分兩路,向市區頻頻發動進攻。第二次哈爾濱保衛戰拉開了序幕,戰事異常激烈。
      李杜親臨一線指揮,自衛軍利用街區的民房、院墻和日軍對壘,和日軍短兵相接,貼身肉搏,幾輛坦克車被炸斷了履帶,前進不得,后面的日軍狂喊著沖上來,和自衛軍戰士廝殺在一起,敵人的狂呼亂叫,變成了哭爹喊娘的哀嚎,敵人的一次次沖鋒被擊退。到了4日,幾乎全殲了日軍一個中隊。戰斗延至5日凌晨,自衛軍由于連日苦戰,裝備低劣,損失嚴重,陷于被動的局面。趙毅部被敵人包圍在一家油房院內,團長張春林不幸犧牲,部隊傷亡慘重,他只好指揮機槍連突圍,退往延壽。不久,南崗、上號一帶陣地失守,幾個陣地指揮官在戰場倒戈投敵,李杜只好命令自衛軍撤出戰斗。
      在第二次哈爾濱保衛戰打響的同時,馮占海奉李杜之命,正率部從阿城出發南下,轉戰于團山子、會發恒一帶,不久,幾乎全殲了偽軍李文炳的一個旅,成為一支吉林抗日武裝的勁旅。
“老三營”勇奪敦化城
      1932年2月8日,在吉林延吉的小城子,“中國國民救國軍”宣告成立,王德林被公舉為“國民救國軍”總司令。在成立大會上,王德林首次提出了“工農商學兵各界同胞聯合起來,不分黨派,共同一致對外抗日”的口號。王德林時任吉林軍第一旅第三營營長,因此他的部隊得了個遠近知名的綽號“老三營”。
      雖然王德林只是一個營長,可是個令日本人頭疼的人物,日本人強行修筑吉會鐵路時,他就賞了領頭的日本人幾個耳光,旅長吉興降了日本人,他更不買賬,大罵吉興忘了祖宗。國民救國軍成立后,他分析了當時的局勢,決定乘日軍兵力主要集中在中東鐵路和南滿鐵路沿線,無暇東顧,首先攻取敦化城。
      敦化城位于長白山北側,群山環抱,地勢險要,又處于所謂“吉會鐵路”的中心,戰略位置十分重要,奪下敦化,既有了立足之地,又可扼住東北通向朝鮮的軍事要道,打亂日本修筑吉會鐵路的計劃。
      這一天,正是農歷正月十五“元宵節”,亡國之恨,沖淡了這個喜慶的日子,敦化城內顯得冷落蕭條。盤踞在這里的日偽軍,雖然還不知道大禍已經臨頭,但是心理上還是有一種草木皆兵的感覺,因此加緊了城內的戒備。這時,救國軍各路攻城部隊,經過三天的長途跋涉,已經悄悄潛至敦化城外。
      天剛放亮,攻城戰斗在炮聲中打響了。副連長史忠恒率領戰士們搭起云梯,第一個跳上城墻,沖入敵陣,戰士們緊隨其后,守在城墻上的日偽軍還沒有從慌亂中醒過神來,就上了西天。
      守在南門的偽軍本來就對日本侵略者懷有莫大的仇恨,見部隊來攻城,立即調轉槍口,把9名日軍捆了個結結實實,并打開了城門,一起投入了攻城戰斗,與日軍展開巷戰。
      城內民眾聞聽救國軍攻打敦化城,都行動起來進行策應,使守城日軍成了甕中之鱉,不到一個小時,敵人徹底潰敗,日軍守備隊長長谷以下50多人當場斃命,剩下的殘兵敗將從西門奪路而逃。
      救國軍首戰告捷,士氣大振,隨后在王德林的帶領下,連克額穆、蛟河二城,各地的山林隊、大刀會、反正偽軍和公安隊紛紛來投,隊伍迅速壯大起來。到1932年3月,國民救國軍人數已達到2萬余眾,各種武器7000余件。
“老北風”三戰海城
      遼南一帶,有一股舉旗抗日的綹子,當家的名叫張海天,練得一手百步穿楊的好槍法,走起路來,健步如飛,故在江湖上報號“老北風”。
      日軍沿南滿鐵路北犯吉、黑兩省的時候,曾唆使漢奸凌印清成立“東北自衛軍”,在海城縣高坨子設立司令部,試圖網羅各路土匪,配合日軍行動。“老北風”假與周旋,一舉殲滅了這股反動武裝,生擒凌印清和日本顧問倉岡繁以下日偽軍200余人,凌印清和倉岡繁被公開處決。
      “老北風”率部抗日的義舉,受到張學良的嘉獎,并被任命為東北民眾抗日義勇軍第二路司令。到了1932年6月,“老北風”的隊伍已經發展到7000余人,編成13個大隊,42個中隊。北平的東北救國會委任“老北風”張海天為遼南地區義勇軍前敵總指揮。在一年多的時間里,“老北風”率部在臺安、大石橋、田莊臺、牛莊、高麗房等地與日偽軍進行了50多次戰斗。
      1932年3月,張海天進攻了遼南重鎮海城。
      海城地處沈大線要沖,日軍守備嚴密。3月17日,“老北風”張海天指揮著近萬名義勇軍,向把守海城的日偽軍展開了強大的攻勢。義勇軍分幾路鋪天蓋地地涌向海城及附近的鄉鎮,龜縮在各個據點的日偽軍被這個陣勢驚呆了,紛紛四散逃命,八里河警察局以及城內大批軍事設施被搗毀。敵人死的死,傷的傷,警察局局長也乖乖地當了俘虜。
      同年8月初,張海天再度攻擊海城,他選準了日軍的一個兵站作為主要目標,“敢死隊員”割斷電網,一把火點燃了軍需倉庫旁的草垛,火勢迅速蔓延,整個兵站成了一片火海。
      “老北風”的隊伍平時分散在各處,有時,他把隊伍化整為零,躲在日軍的眼皮底下,到了用兵之時,很快就能拉起數百人、數千人的隊伍。日軍既摸不到義勇軍的蹤跡,又搞不清是什么打法,只好縮在據點里,惶惶不可終日。一天夜里,海城郊區響起了槍聲,據點里的日偽軍立刻炸了營,以為是義勇軍攻了上來,便毫無目標地開炮放槍亂打一通,結果打了半夜才鬧明白,原來是當地的農民得了病,放鞭炮祛病消災。日偽軍惱羞成怒,用炮火進行報復性轟擊,把整個村子夷為平地。
      “老北風”的部隊得到消息,官兵們氣得咬牙切齒,決心叫侵略者血債血還。這一年秋夜,“老北風”率部第三次襲擊了海城。這一次進攻的目標是海城火車站,義勇軍實施分割包圍,切斷了各個據點和車站日軍的聯系,使敵人不能相互增援,然后集中兵力猛攻車站,敵人死傷過半,連還手的力量也沒有。站區內火光沖天,建筑物被徹底焚毀。當日軍增援部隊趕到時,義勇軍已攜帶繳獲的大批槍支彈藥,撤出了戰斗。
      “老北風”三戰海城,打得侵略者聞風喪膽,成為遼南一帶的抗日勁旅。1939年張海天在北平病逝,時年52歲。
王鳳閣慷慨就義
      在吉林省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編纂的一部歷史圖片集《以史為鑒———日本制造偽滿洲國圖證》內,收錄了一幅珍貴的歷史照片,是王鳳閣就義前的留影。盡管年代久遠,斑駁的畫面僅能見到模糊的影像,然而它所具有的震撼力,絕不亞于崩絕的山峰。
      日軍在行刑前,為王鳳閣將軍及被俘人員拍攝了這幅照片,將軍大義凜然,手捧鐵銬,端坐在前面,他的右側是警衛員大丑,左側是他的妻子張氏和兩位義勇軍戰士。后面是兩排日軍“討伐”隊的官兵。
      這幅舊照,是日軍當作“功績”來宣揚的,卻為正義和邪惡留下了凝固的瞬間。
      1932年4月,王鳳閣在通化、臨江交界處,組成了以伐木工人為主體,以中小學教師為骨干的“遼東民眾義勇軍”,并被唐聚伍任命為第十九路軍司令。他帶領義勇軍官兵,在柳河、海龍、臨江、通化、輯安等地堅持游擊戰爭長達5年之久。王鳳閣將軍的抗日斗爭史,見諸于大量的檔案文獻之中。
      1932年6月,王鳳閣部擊潰偽軍一個團,攻克金川縣城。
      同年秋,王鳳閣部包圍海龍縣城50余天,消滅日偽軍大批有生力量。
     1934年冬至1935年春,日偽軍對王鳳閣部進行了多次殘酷的“討伐”,均以失敗告終。
      1935年,日軍逮捕了王鳳閣的岳母及親屬多人,并逼迫她們寫了勸降信,王鳳閣當眾宣布:日軍即使將我老母、妻子抓去,也不能動搖我抗日的決心。任何親友,同情我抗日者親之,給日寇當漢奸者殺之。
      1937年3月,王鳳閣部在老虎頂子陷入敵人重圍,部隊傷亡過半,王鳳閣及妻兒同5名救國軍戰士在突圍中被俘。
      王鳳閣等人被押到通化,日軍在城里東江春飯店擺了一桌酒席,為王鳳閣“接風”,王鳳閣不吃這一套,還沒等鬼子們端起酒盅,他就把這桌酒席掀翻在地。日軍只好把他押到憲兵隊的監獄。
      4月1日,是行刑的日子。這天清晨,日偽軍實施了全城戒嚴,整個山城被蕭森的氣氛所籠罩。
      東北4月的天氣,依然寒氣襲人。人們駐足街頭,寒流從心中滾過,凝成默然的仇恨,目送著刑車駛向玉皇山下的柳條溝門。這里,事先掘好了土坑,聞訊趕來的群眾站在遠處為他送行。臨刑前,王鳳閣將軍高喊:“父老鄉親們,我為抗日而死,死得其所。大家團結起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中國就不會亡……”
       英雄倒下了,英雄的吶喊在山谷里回蕩。
       將軍就義時,年僅42歲,他的妻兒及5名戰士同時遇難。

上一篇:西游路上為何“虎難”多?虎字出現次數達350多次

下一篇:大興安嶺林區森工記憶:伐木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