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魯迅文學獎、“中國作家”鄂爾多斯文學獎獲得者池莉十年磨一劍,全新史詩級巨制 《大樹小蟲》出版。
  池莉打破了純文學作品叫好不叫座的魔咒,她的小說囊括了幾乎所有文學獎項,且本本暢銷。該書擁有非一般的閱讀體驗:一本令人笑中帶痛的書,一本讓人像吸氧一樣閱讀的書。全書充斥著時代的巨變、經濟體制的飛躍與不變的家庭倫理、社會綱常之間的各種矛盾,是小說的笑點、淚點、看點,也是人性之軟弱被不斷戳中的痛點。
  聚焦兩個家族三代人的百年命運
  作家池莉已有長達十年沒有出版長篇小說了,而這次一出手就是近四十萬字,以大家熟悉的日常又不失戲劇化的生活鏡頭切入,以標志性歷史事件串聯人物性格及命運,多線并行地展開了中國現當代百年歷史的壯闊畫卷,塑造了俞、鐘兩個家族相關十多位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而落筆更多的當下部分,真實全面、生動立體地記錄和重現了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以來的社會圖景,把寫實主義手法的外延及運用推至一個新的高峰,堪稱當代現實題材的重磅力作。
  這次,池莉以一種全新的敘事方式開啟故事,以居住在長江流域數十個不同地位、不同命運、各具特點卻相互關聯的人物,串聯起中國近一個世紀的歷史,并通過不同人物、不同角度、不同節點不斷再進入同一段歷史,如嫻熟的亂針繡般,讓人物在各自背景中愈加鮮活和立體交互,光面與陰影都被不斷放大、拉近、清晰化,留出懸念,再抽絲剝繭般逐漸揭開答案,進而鋪展開一張時空換成現代武漢的動態版《清明上河圖》。我們每個人,都不過是大樹上的小蟲,每個故事相對獨立又不可分割,看似一場場荒誕可笑的鬧劇,可又讓人笑中帶痛,繼而反復回味。一如扉頁上那句引自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的話,甲蟲往往只是盲目地在彎曲的樹枝表面爬行,不會注意到自己爬過的軌跡是彎曲的:越進入文本,便越能領會個中深意。
  《大樹小蟲》故事的現實背景設定于2015年的武漢,通過俞家和鐘家兩個家族的聯姻,引出兩個家族三代人近百年的歷史命運與現世糾葛。
  譜寫中國現當代百年歷史
  本書是對漢語寫作的顛覆式革新與突破。池莉在新作中打破現代漢語寫作的窠臼,獨創畫面感和現場感極強的寫作方式,讓漢語文字的張力無限延展,直指人心。“漢語言文字本身是有誘惑力的,它能夠表達很多你不能表達的東西,我就特別迷戀這個。有時候我說不清楚,但是寫下來挺好。我從小就喜歡這種游戲,這是正好容納我自己的一種生活方式。”
  評論認為:“該書是一部 ‘不魔幻’ 卻犀利的《百年孤獨》,現代都市版《清明上河圖》,嬉笑怒罵間譜寫中國現當代百年歷史。”
  時代洪流中,自我價值的缺失等普遍存在的問題,在作品中做了入木三分的“案例呈現”,從而“引起療救的注意”,發人深省。
  這或許是《大樹小蟲》不同于池莉以往作品,達到一個全新的深度與廣度的所在。除去題材和寫作技法上對傳統的革新和突破,池莉新長篇對于漢語語言的全新運用亦是本書一大亮點,對漢語陳述的革命性顛覆與重塑,打破傳統中文四平八穩、注重陳述細節的敘事結構,果斷砍去細枝末節,唯留直接推動故事情節的主干,也讓全文數十萬字宏篇依然保證了精彩剪輯后的高度濃縮和迅速推進,以此來駕馭百年跨度,前后復調最終形成如恢宏交響樂的節奏感,而處處畢露的鋒芒讓文字“刀刀見血”,更令讀者欲罷不能。
  90后的先鋒話語、當下的時尚語匯,大量的歷史、經濟、政治、醫學與科普知識,至精至密的生活細節描寫,無處不在的歷史真實,使之具備了當代中國“簡明百科全書”內涵,令讀者對這段百年歷史產生更加生動具象的認知與理解,并不斷復讀和玩味。 
       □吳波

上一篇:數統治著宇宙

下一篇:《讓一切光源都熄滅》: 止庵談父親沙鷗和他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