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父親剛參加工作時是一名語文教師,后來因為工作的需要成為了一名人民警察。
  小時候,只知道父親工作忙,忙得每天很晚才回家睡覺,其他時間很少待在家里,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久而久之,我甚至習慣了這種總不知道爸爸去哪兒的感覺。我只能跟母親撒嬌、耍賴,面對工作很忙的父親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個總留給我背影的男人,有一天想抱抱我,我哭著拒絕了,在我抬頭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父親眼中的淚光。也許就是從那一天起,父親總會抽出一些時間來陪我,給我講故事,還送給我了一套《黑貓警長》的連環畫和各式玩具槍。
  記得小時候,父親經常叮囑我放學馬上回家,有一天我和同學去玩,沒告訴父親,也沒及時回家,父親和母親急得滿街找我,我和同學玩完回來的路上遇到了父親和母親,父親青著臉、紅著眼睛,回家讓我面壁反思,我反思后理直氣壯地說:“為什么別的同學可以出去玩,而我不能出去玩?”父親嚴肅地對我說:“別人可以出去玩,你放學后就必須回家。”當時我只是覺得父親不通情達理。
  長大后有一次和母親聊起這件事,我抱怨起來:“我爸太霸道,小時候我根本沒有感受到童年的快樂,沒有機會和朋友們出去玩。”母親說:“你誤會爸爸了,你上學的那幾年他在森保大隊工作,有一些人想盜伐林木,你爸為了?;す也撇皇芮址?,依法對毀林盜林案件嚴肅查處,有些人來找他通融,你爸拒絕了,那些人就以家人的安全威脅他,所以,你爸對你的要求就多了一分,擔心也多了一分。”聽母親說完,我慢慢理解了父親,心里暗暗下定決心,長大后也要像父親一樣維護正義。
  因為父親,我愛上了這身警服藍,我想要穿上這身警服藍,感受父親身上的那份光榮使命。
  后來,我成了一名警察,對于父親,我越來越理解了,龍應臺的《目送》中有一句話,“所謂父子,母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們的緣份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他用背影默默的告訴你:不必追。”我看的時候,濕了眼眶,這是我沒有說出來的深切感受。
       □魏麗敏

上一篇:如果今天我退休

下一篇:得耳布爾森林公安局第四聯合黨支部開展“向英雄學習”主題黨日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