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隋海濤
      我的童年是在大興安嶺甘河林業局林場度過的,記憶中有兩樣東西最深刻,一個是滑冰鞋,一個是土豆。相信60、70后的林區人對那種穿著兩個板的鞋,在冰上肆意遨游的滋味一定是記憶悠長了。為此我也沒少挨比我長幾歲孩子的揍,因為自己不會做滑冰鞋,就琢磨著偷他們的,我至今還想不明白,不就是兩個破板帶著四根鐵絲的東西,至于揍我一頓嗎?
      滑冰鞋于我的感覺是疼,而土豆則是暖暖的。
      土豆是維持體內新陳代謝的好元素。那時候不像現在全球變暖的大氣候,林場真是冷,無霜期極短,冷的連蔬菜都不長,只長一些土豆和“卜留克”。那時候家里也真是窮,八口人就指靠著父親上山伐木、母親在家屬隊里脫磚坯掙得那點微薄的工資過活。于是,土豆成為我一家人的好食物。
      我從小就愛吃土豆,吃了41年也沒有吃夠,幾天不吃就饞得慌,而且吃的花樣也在不斷翻新。土豆有豐富的營養價值,人們給予其“地下蘋果”的美稱。土豆性喜寒冷和高燥,大興安嶺一帶氣候寒冷,所以生長良好,產量很高。每到九月末的時候,最開心的是和大人們起土豆了,當秋風扶搖,土豆根固難徙時,闊大的土豆莖葉漸漸變黃,原來香甜的汁液慢慢干澀,雨水一樣地滲透在腳下的土地。新刨的土豆地,像無數的“O”字母,層層羅列在土地上。一枚枚土豆是告慰大地的微笑,遠遠望去,目光被絆得七零八落。林場家家戶戶都有室內地窖,最深的五六米,就是為了貯存土豆,土豆也成為了林場家家戶戶的主要食物。
      上小學的時候,母親會在土爐子里燒熟幾個土豆,給我裝在書包里。記得有一次,母親把鍋里的土豆煮熟時,剛剛揭開熱鍋,我就把手伸進了鍋里想抓土豆,水蒸氣一下子把我的手燙傷了,但是這一切都不要緊,土豆清嶄的香氣一直在我的記憶力,在它那醇美熟香的熱氣里,我吃出了生活安暖,歲月靜好。
      土豆是一種溫老暖貧、現世安穩的象征。吃樹上摘下的果實,使人空靈,思想像長了翅膀,吃地里刨出來的果實,心里安穩,睡得踏實。正若何其芳詩里所寫——她是王子的金冠,她是田野間少女的藍布衫、高貴寓于樸素之間,土豆的香氣滋養了人們靈異的思想、靈怪的感覺和靈動飛揚的四肢。
       土豆在我的記憶中始終沒有磨滅,是土豆的香氣陪伴著我走過了那一段在林場窮苦又充實的日子,每每想起,我都會深深陷入沉思......

上一篇:我和《活著》

下一篇:愜意的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