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候廣安
      父親是個手藝人,在一家木器廠做木工。父親除了在單位按要求完成本職工作任務后,回到家也總是要為左鄰右舍的孩子結婚做家具,有的老人過世了,還要幫忙做壽材,父親總是有求必應,盡量滿足鄉鄰的要求。每天父親忙完一天的活就已經很勞累了,但他回到家不是倒頭就睡,而是把家中那塊不大的小院空地、墻根、過道種上喜歡的花花草草。父親愛花草在我們這個鎮子里是出了名的。
      勞累一天的父親回到自家的小院,就有自己親手種下的花草相迎,俗世的塵埃落定,一切都歸平靜,只有回到這塊安安靜靜的小院,父親的心情才會表現的十分愉悅,幸福的笑容常常掛在多皺的臉上,這給我們全家的生活帶來了無比快樂。
      然而好景不長,本該享受天倫之樂的父親,退休后沒幾年感覺身體有些不適,就到醫院檢查,結果是肝硬化,我們做子女的從不同地方趕回家中,父親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脆弱,他對我們說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就像再美麗的花兒也會有凋零的時候。然后醫治無效,沒多久父親就離開了我們。
      當時家里人口多,生活困難,為了貼補家用,大哥、二哥就跟父親學了木工,生活逐漸好了起來。父親平時就讓我好好讀書,一般家里的活都不讓我干,我讀完初中,又到旗里讀高中,后來考取了一家中專學校,也算沒辜負父親的栽培。
      我參加工作是在一家森工企業,單位效益還不錯,挺讓人羨慕的。閑暇之余,我想起了父親生前養花種草的經歷,于是在心里萌生了在家中種植花草的念頭,我還專門到旗市的花卉市場了解行情,心里有了底后,馬上和妻子商量這件事。妻子看我說的有理有據,也沒有反對,說干就干,我們馬上把家里的園子進行了平整,拉來肥料,買來各種花籽。我們這里夏季氣溫低,我就建起了塑料保溫大棚,整個過程是辛苦勞累的,但一想到孩子馬上就要考大學了,用錢的地方太多了,一切疲勞就都克服了。就這樣,艱難地度過了那幾年,孩子也大學畢業了。
      轉眼孩子已經工作了,我也退休安度晚年了。雖然退休工資不高,但每月的生活還能過得去,此時再用不著靠養花養家了,但我對養花的愛好沒有變。我一邊養花一邊寫作,養花給我的寫作帶來了無限的靈感,所以我至今依然喜歡在小院子里種些花花草草。
      在園子的杖子邊上,種上一株爬藤,用不了多久,薔薇和爬墻虎就會在春天泛起綠意,到了夏天整面墻布滿陰涼,還有那人人都愛的鐵線蓮,別看個頭小,爆發力卻很驚人,開春買的小苗,如今爬滿枝頭。春夏時節,鐵線蓮開出滿墻的花兒,清風吹起,花瓣兒翩翩起舞,這時我就會忍不住拿起相機拍下一張張美照。這里有幻紫、愛莎、藍光、百合,還有一些糾纏在一起的花卉,我也一時記不起叫啥名字了。
      看著綠色的繡球花慢慢變藍、變紫,心里美滋滋的,每天跑出去好幾遍觀察各種花卉的成長過程,各種花兒也都爭奇斗艷,一天一個變化,有時我也會把花的變化及時告訴妻子,但她卻很少出來觀看,手里始終拿著手機觀看著沒完沒了的小視頻,人的愛好不同,她喜歡的就有她的道理,何必強求一致呢。
      就這樣,園子里花越來越多,有時也會引來眾多南方過來的游客觀賞,他們除了贊美一番,也會買幾束路上欣賞。得到游客的肯定,我對種花就更有信心了,既然養花能給人帶來愉悅的好心情,對我自己來說還可以帶來經濟收入,那我就一直繼續過著我的“花樣”生活吧。

上一篇:雨中,用愛撐起那把大傘

下一篇:我和《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