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李美芹
       
      前幾天我帶母親去浴池洗澡,母親執意要為我搓搓后背,驀地發現,那雙能把小時候的我搓得哇哇大叫的結實有力的大手,如今卻變得綿軟無力了,淚水瞬間打濕了我的眼眶,母親真的老了......
      母親是千千萬萬個普通家庭婦女中的一員,她沒有念過一天書,不認得一個字。小時候,家里人口多,我們兄弟姐妹一共六人,一家八口的吃飯問題,全靠母親張羅著。那時,父親在離家很遠的貯木場紅爐上做鐵匠,工作繁忙,每天總是早出晚歸。一年365天,母親每天很早便起床生火做飯,等一家人起床吃完后,再趕著去上工。為了貼補家用,母親找了好幾份零工,有時到離家十多公里的白灰窯去拉磚,有時到貯木場知青點去扛小桿、上楞、走跳板裝火車。在無數個寒冬臘月的夜晚,母親下班回家后,身上的棉衣結滿了冰凌,“長”在身上脫不下來。我自幼看著母親辛苦操勞,覺得她的人生字典里大概沒有“休息”二字。繁重工作、一日三餐、縫縫補補,母親將她生命中最美的時光都奉獻給了我們這個家。
      在那段缺衣少食的歲月里,母親精打細算,把土豆和紅薯做出各種花樣,土豆丸子、土豆餅,烤地瓜,都是我最愛吃的,現在想來,那是人世間最美味的佳肴。為了讓全家人在填飽肚子的同時盡可能地享受“舌尖上的快樂”, 作為家庭主婦的母親動了不少腦筋。她在南山下的生產隊里一鍬一鍬地開出了一塊菜地,種上蘿卜、白菜、角瓜、豌豆等蔬菜,還將吃不了的新鮮蔬菜一部分曬成干菜,一部分制作成腌菜和泡菜。母親做的四川泡菜,堪稱當地一絕,左鄰右舍在吃了母親做的泡菜后,都會來家里向她“取經”。為了提高飲食質量,母親還養豬、養鵝,把豬肉腌制起來做成臘肉。在母親的操持下,我們兄妹六人快樂健康茁壯成長。
      最讓母親引以為傲的是我們兄妹的學習成績。母親雖不識字,卻深知學習好的重要性,她雖然講不出高深的道理,卻用瘦弱的雙肩扛起了教育孩子的重任。她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再苦再累,都要供孩子上學!”。大哥第一年沒有考上大學,就不打算復讀再考了,想上山干活幫父母掙錢養家,減輕負擔。母親堅決不同意,讓他必需復讀。聽了母親的勸說,大哥復讀了一年考上了高中中專。繼大哥之后,我們5人相繼考上了大學,母親布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也許是體弱多病的緣故,在眾多兒女中,我是最讓母親操心的。直到現在,我依然享受著母親無微不至的呵護和照顧。記憶最深的是上大學的時候,母親一針一線給我做的棉被和棉褲,厚厚的棉被足足有十斤重,我說“不用那么厚,壓身上多沉呀”,可母親認為厚點暖和。她縫的棉褲肥肥的、長長的,穿在身上有些臃腫,母親怕我嫌丑,總勸我說:“你的腿不好,必須穿暖和點。”行走在大學的校園里,我從未因自己的“土氣”而感到自卑,因為每當我的一篇篇文章被老師當作范文朗讀時,同學們會發現我文字里最美麗最感人的部分,來自于我最偉大的母親。
      在參加工作后,母親仍是年年為我拆縫棉褲,只是,她的頭發變得花白了,背也駝了,手腳已不似從前那樣靈便了,每次見她在昏黃的燈光下,戴著老花鏡,專注地為我縫棉褲的情景,我都忍不住落淚。我心疼母親,便對母親說買的棉褲一樣暖和,我以后買棉褲穿,在我的執意堅持下,母親終于不再親手縫制棉褲了。那年,我去山東出差,終于圓了自己的一個夢,給母親買了一條當地新產棉花做的咖啡色絳綸綢棉褲。母親用滿是老繭的手輕輕撫摸著說:“真光滑,穿著,都不沾灰。”而后又埋怨說:“花這錢干什么,我有棉褲穿,你給自己買吃的多好。”說歸說,抑制不住的喜悅掛上了她的眉梢。逢人去串門,她就把我給她買的棉褲和嫂子們給她買的衣服穿上,“炫耀”兒女們對她的愛。
      做了母親后我更深地體會到母親的偉大和不易。母親今年已經82歲了,由于前年摔了一跤導致腿部骨折了,恢復之后走路仍舊有些踮腳。她牙齒早就掉光了,臉上也皺紋叢生,瘦弱的身軀只有80多斤,耳朵也有些背了,現在說話也得和她大聲喊了。然而,耄耋之年的母親依然在為兒女們操勞,無論誰回家看望她,母親都會立刻鉆進廚房去做飯。一家十多口人圍坐在一張大圓桌邊吃飯,便是母親最快樂的時光。
      三哥三嫂照顧母親的時候多一些,經常和母親開玩笑說:“這小老太太能活100歲”。這其實也是我們所有兒女的共同心愿。希望遠在外地的子女,逢年過節都能回家多陪陪母親,也許只是稍棲片刻,也許只是一句問候,也許只是千里之外的一聲媽媽,對母親來說都是對她最好的回報了。

上一篇:萬愛千恩百苦 疼我孰知父母

下一篇:珍惜平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