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一下飛機臉上沒有那種緊繃感了,空氣比以前濕潤了很多。”時隔多年再次踏進烏魯木齊的游客謝瑞萍感覺到小環境變好了很多。
  距離海洋最遠的烏魯木齊干旱少雨,周邊荒山土層貧瘠、巖石裸露、石礫多、土壤凍結期長且蓄水能力差,對于這樣一個綠化條件先天不足的地方來說,“樹上山”并非易事。幾十年來,烏魯木齊人已將周邊大部分荒山變為公園。去年秋天,烏魯木齊市數萬名市民參加義務植樹,數萬棵喬木灌木落戶燕南裸露荒山,現在,這座荒山已經披上星星點點的綠裝變身青山。
  荒山變身公園
  “水塔山有60萬多株樹,綠化面積1800畝,已經成了新疆烏魯木齊的天然氧吧!”說起水塔山,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園林隊副隊長王培新非常自豪,他1985年參加工作之后,親眼看著水塔山一點點綠起來,“那時候,這里還是一片荒山,山上只有石頭、雜草和墳塋……”
  如今,不管從哪個方向看水塔山,遠遠就能看見郁郁蔥蔥的樹木。走進水塔山,到處呈現出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微風掠過樹梢,不時傳來清脆的鳥鳴聲。住在山下溫泉西路社區的居民邢序芝大媽正在健步道上散步:“早上六七點開始,就不斷有人來,跑步的、唱歌的都有。”
  目前,烏魯木齊已經完成包括水塔山在內的大部分荒山綠地改造提升公園綠地項目建設,昔日一座座人跡罕至的荒山禿嶺,逐步成為一座座森林公園,成為烏魯木齊城市綠化的一大特色。
  但建城之初,烏魯木齊城市東、西、南三面是荒山,北面是廣袤的戈壁灘,直至上世紀中期仍是光山禿嶺。
  烏魯木齊大規模園林綠化工程始于1956年,以綠化紅山為標志。從1958年起,全市各族人民上山植樹造林,經過不懈努力,累計移栽樹木7萬多株,硬是把赤裸裸的荒山變成綠意盎然的市民休閑游玩首選公園。近些年來,每年大約有300萬人到紅山游覽。
  1996年,雅瑪里克山綠化工程開始,20多年來已累計在雅瑪里克山上植樹近200萬株,樹木品種70余種,雅瑪里克山已成為改善城區氣候的“綠肺”。春天,雅瑪里克山苗木吐綠、鮮花綻放,到了秋天,又變成金黃色的海洋。
  雅瑪里克山綠化的成功,讓烏魯木齊人更加堅定了讓荒山披綠的信心。十多年來,烏魯木齊周邊的騎馬山、花兒溝、東山生態園、紅光山、水磨溝區水塔山、雪蓮山、蜘蛛山以及焦化山等城市周邊荒山相繼得到綠化開發,綠化面積已超10萬畝,不僅拓展了城市發展空間,也為市民提供了更多的休閑場所。
  種樹難于養孩子
  “你知道這些樹咋種進去的?”站在山上,負責燕南裸露荒山綠化工程建設的中建三局項目經理李佳佳說,“山腰處坡度能有45度,幾個年輕人爬上來都喘氣,種樹就更難了。”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因生產建設需要,燕南荒山被選為采石地點。長時間爆破開采,山體嚴重石漠化,山頂的土層厚度僅3厘米,且有機質極少,土質條件極為惡劣,不適于植物生長。
  想要樹上山,首先得讓挖掘機和裝載車輛上山,花了一個月時間,才沿著山體挖出一條S形坡道。車可以上山了,又用推土機把隨處可見的片石推平,用細沙填實,表面再覆蓋2萬立方米種植土,山頂還修筑了一個蓄水池,用于灌溉。而當年在紅山上種樹時,條件更艱苦,人們在遍地石頭的山上鑿出洞來,再用土筐抬土,樹苗種下后還得用臉盆、水桶把水運上山。
  “在烏魯木齊種樹,就像是在沙礫石地上‘跳舞’”。烏魯木齊市林業和草原局(市園林管理局)局長翟勤盈主抓園林綠化工作已經7年,深知植樹造林以及后期養護工作的不容易。“許多地方要種樹,必須先在礫石上覆三五十厘米的土層,有的地方甚至需要覆土一米才能種樹。”
  烏魯木齊全年人均可利用水資源占有量不到全國的四分之一,資源性缺水是這里的先天缺陷。對于園林工作者來說,一個不斷擴大的烏魯木齊,缺水、缺土、無霜期短,是綠化工作需要直面的難題。翟勤盈打比方說,“在烏魯木齊種活一棵樹比養活一個孩子還難。”
  正因如此,烏魯木齊人更加向往綠色、特別注重?;ぢ躺?。據統計,烏魯木齊市園林局每年接到的各類舉報、投訴電話中,反映亂砍亂伐苗木的就占90%以上。
  科技參與反季節種樹
  “過去,植樹必須在冬季或者初春時節進行,因為這時樹苗還在‘睡覺’,移植成活率高,但現在,我們依靠科技手段,在春末和炎熱的夏季也能進行大規模移栽”,翟勤盈說,2011年6月,市園林局接到中國———亞歐博覽會道路綠化任務時,距離展會開幕僅不到3個月,而且是在炎熱的夏季,在荒蕪的道路兩側需要移栽大量苗木,不僅工程量大,對苗木的成活率也是極大的挑戰。
  “我們吃住都在工地上”,翟勤盈說,最終攻克了高溫反季節種樹的技術難題,建立了一套高溫反季節樹木移植、假植的操作規程,變烏魯木齊夏季大規模綠化建設不可能為可能。該項研究實現了新疆歷史上園林部門科技成果獲獎“零”的突破。
  為破解水資源匱乏瓶頸,如今,烏魯木齊城區綠化帶地下廣布中水管網,并采用滴灌、噴灌的節水模式,最大限度節約用水。
  “以前種的多是榆樹,色彩比較單一。現在種植一些適宜山上栽種的彩葉樹,各類樹種錯落搭配,就能形成既具有地方特色、又具有觀賞性的林相。”烏魯木齊市綠化委員會專職副主任李寬中說,按照因地制宜、適地適樹的原則,在荒山綠化時結合我市地域特色,加大彩葉樹、景觀樹和宿根花卉等使用,豐富景觀色彩和層次。
  “投入1000萬元搞綠化可以撬動10個億的產值,可謂寸綠寸金”,翟勤盈認為,“綠化搞上去,土地無形中就升值了”,綠化工程極大改善了居民的居住環境,近年來,新開樓盤不少位于綠山腳下。
       □李亞楠

上一篇:黑琴雞

下一篇:新沂引導漁民上岸,進行環境友好型水槽養殖,促進駱馬湖水質改善 靠水吃水換了新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