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葳蕤初夏,山明水秀,是一個美麗而神奇的時節。記憶中的初夏尤其清亮動人,如清晨樹葉一滴露珠滴落在我的心上。風是那么和煦,雨是那么纏綿。一切都是剛從春姑娘那里接手過來,依舊是蓬勃茁壯,生機盎然。
  初夏時光,草木開始繁茂,谷物籽??脊嘟?。走出家門,步入原野,那一坡坡、一山山、一洼洼、一溜溜的翠綠,如一種熱切的情緒。田間地頭、小菜園里到處都有正在辛勤勞作的農民,他們戴上斗笠,穿著藍灰色的粗布衣服,腰間或別著鐮刀,肩上或荷把鋤頭,參差錯落點綴在翠綠色的田地間。田野里,剛插下的秧苗經幾場雨水,挺直的腰桿,一行行翠綠的青苗站立在水田當中,像忠誠的士兵一樣守護著這方熱土?;掛歡窩艄夂頭纈?,稻子就會抽穗了,農人心細,像照顧三四歲剛走穩還常跌跤的孩童一樣,照料著蓬勃的莊稼。他們在稻田里掐著指頭,看著天色,盼望著飽滿的青綠帶來秋實碩碩的豐收。
  梅子雨如約而至,村野里的小河、溪水,越過褐黃的泥灘,一路歡騰輕盈地流淌,河邊的人,則為水的豐盈而欣喜。小滿時節的河流,既無枯旱時的丑陋,也無發洪水時的狂野,是一年中最美的時刻,如豐腴的少婦,脂粉剛好把瑕疵掩蓋,卻無一絲濃抹的艷俗。所謂風調雨順,大概就是這種恰到的好處,過猶不及的境界。
  家家屋檐下一片雨,像掛著一道銀簾。一顆顆銀珠,滾進門檻里邊來,鉆入地下便不見了。母親坐在鍋灶邊,火光把她的臉頰映得通紅,灶臺上冒出縷縷白白的霧氣,粽子已經熟了,彌漫著誘人的清香。屋角那株梔子花,在雨中悄然開放了,潔白的花瓣上滾落著幾滴雨珠,一絲細微的芬芳,隱隱可聞。
  過幾日,雨停了,明亮的眼光透過木格子窗,投影在地上、墻上,顯得是那樣的寧靜。遠處的山峰,清晰在目,偶然飄來一朵白云,像給山峰戴了頂白帽。近處是茶園,到處是蔥綠,間或飛來幾只白鷺,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弧線,停歇在田埂上,把那片綠色點綴得更加迷人。
  初夏,繁榮是主旋律,沒有哪一個季節能與之媲美。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綠肥紅瘦”是這個時候最突出的特征。春生,秋收,冬藏,只有夏是豪情勃發,欣欣向榮的季節。秧青了,豆子結莢了,梅杏半黃了?;戚荷畛?,杜鵑啼血,布谷催耕。柳浪聞鶯,空山鳥語,雨巷燕啼,這也許是人世間最為難得的佳景。等到知了深深地唱著夏天的時候,這好戲才能收??!然而,初夏也有過些許的敗殘,山花謝了,春紅殘了,春小麥與金枇杷也人老珠黃了。落紅處處,花兒香消,好不讓人感慨。草木葳蕤,河水盈滿,這就是初夏的味道吧。
  再過些日子,天氣逐漸熱起來了,小孩們終于可以光著小屁股一個接一個扎著猛子攛進水里,撈魚捉蝦,互相追逐嬉戲,那童真無邪的笑聲在溪邊回蕩。
       □江初昕

上一篇:杜鵑花

下一篇:楊花吟